紫 薇

發表時間:2018-12-04 15:26

若不是她實在太奪目,我是不會多看她幾眼的。若不是多看了那幾眼,也不會被她深深地吸引了,迫不及待地想要揭開她神秘的面紗。

終于,我知道了她的名字——“紫薇”。如同第一次在電視劇里看到那個流落民間的大清格格“紫薇”一樣,美麗、溫婉、雅靜。

先是從家到南環公園路上的花壇里,再是街頭偶然一瞥便可看到的身影,最后是云禪大道兩側成片成片的紫薇樹,這個夏天,紫薇成了這個城市的主角。

細葉紫薇,別名癢癢樹、百日紅,系落葉灌木、小喬木,與大葉紫薇相比,其樹形、葉子和花朵都比較小。樹干古樸光潔,樹身如有微小觸動,枝梢就顫動不已,確有“風輕徐弄影”的風趣;花色艷麗,有白、粉紅、桃紅、紫紅等不同花色變化;花朵繁茂,在枝條頂成串朝上綻開,滿布枝頭,優雅的粉花就如同揚翅飛舞的鳳蝶圍繞枝頭不肯離去,非常顯眼。紫薇花期特長,由6月可開至9月,故有“百日紅”之稱。

對于細葉紫薇,宋代詩人楊萬里曾詩贊:“似癡如醉麗還佳,露壓風欺分外斜。誰道花無百日紅,紫薇長放半年花。”宋代,王十朋《紫薇》寫道:“盛夏綠遮眼,此花紅滿堂。”

紫薇花的美麗,是任何花無法取代的。因為紫薇花不像夏天里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那么高貴,但又不失莊重;紫薇花不像秋天里十里飄香的桂花,但那香氣又是那樣的特別;紫薇花不像冬天里凌寒獨自開的臘梅那么堅強,但又不失堅貞。

紫薇花很精致,花瓣的形狀像蘭草的花瓣,由從花苞向上伸出來的細莖支撐著。細數,大部分都是六片花瓣,六根細莖。摘下一朵拿在手中細看,宛如一只降落傘。紫薇花一朵朵,一簇簇,一叢叢,花團錦簇,開得熱烈而奔放。

說她是主角,一點也不為過。在這郁郁蔥蔥的綠霸占了大眾目光的季節,她以一種靜悄悄的方式出現在人們眼前,直到你再也無法忽視她,直到你狂熱的喜歡上她。

“把狂歡和愛情放在文字里是明智的,因為它們別無居處。”這是福克納的小說中的一句話。在雪小嬋文集里讀到這句話時,我的內心是欣喜的。喜歡一個人或是一種事物,落筆成文,激動、喜悅、無法言語的狂歡都在文字里漫溢出來,滿心生香。

“我喜歡這光陰里的人或者事,滾滾紅塵,人講人緣,物講物緣,緣來緣去,我已經知道,那屬于我的,都將是好光陰,即使悲欣交集,我亦會珍惜。”雪小嬋就像是一個知己,在她的文字里,總能找到自己想要說的話語。

紫薇與我,就是物緣。初見驚喜,再見心動,繼而喜歡。

夏季走遠,秋天來了。季節的更迭中,總會有一些無可替代的色彩,觸動內心深處的柔軟。恰如這滿城怒放的紫薇……  (作者:蘭曉輝)



點擊閱讀 更多內容
網絡編輯: 楊德權

相關新聞


豫公網安備 41910302000110號

企鹅大冒险送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