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住寧靜

發表時間:2018-08-10 16:19

  每次走進寧靜的山村或者幽深的峽谷,我都會忍不住想留下來,辟十余畝方宅,筑八九間草屋,想每天都能夠夢游于桃林深處,想每天都能夠騎著白鹿行走于青崖之間。
  
  我這個人,骨子里是屬于理想主義者,或者叫作幻想主義者。對于塵世間那些纏纏繞繞的功名利祿,似乎越來越不耐煩了。
  
  不知為什么,每次出去游賞,走到一個寧靜的所在,我都會有一種想出家修煉的沖動,當然我自認為我還不是什么世外高人。
  
  雖然不是世外高人,我卻有著深深的隱士情結。
  
  
  
  所謂“大隱隱于市,小隱隱于野”。我想我是沒有那么深的領悟,所以我只想做一個“小隱”。大概中國歷史上那么多的高人,也是向往真正寧靜的自然山水吧。
  
  從“不為五斗米而折腰”憤然棄官歸隱山林的陶淵明,到“且放白鹿青崖間,須行即騎訪名山”的太白先生,到“但有故人供祿米,微軀此外更何求”的杜甫,到“開軒面場圃,把酒話桑麻”的孟浩然,到“即此羨閑逸,悵然吟式微”的王維,到“聽來咫尺無尋處,尋到旁邊卻不聲”的楊萬里。
  
  
  
  一次讀到《金剛經》里一句話: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,若見諸相非相,即見如來。我醍醐灌頂般大悟,原來世間的一切誘惑,都來自于自己內心的蠢蠢欲動,當我們能夠堅守內心的寧靜,那么一切的誘惑,就會味同嚼蠟,而視若不見;那么,心中的佛自然清晰可辨。
  
  由此想到自己走過的路,二十多歲的時候剛剛進入新聞單位,充滿了對這個神圣而又富于挑戰的職業的向往,天天不知疲倦地采訪寫稿。
  
  那時候的條件與當下相比,簡直不可同日而語。偌大的報社,只有排版室有幾臺電腦,編輯記者還全部是紙質化辦公。一次采訪,有時候要換乘多種交通工具,從到處跑風漏氣的中巴車,到顛簸異常的三輪車,再借用農民家的大自行車,甚至步行翻山越嶺。好不容易回到報社,還要一個字一個字用筆寫好草稿,認認真真修改后,再像寫小楷一樣工工整整把稿子謄寫在方格稿紙里,等到第二天早上編前會交稿。
  
  每當有一篇稿子受到報社領導或者市里領導的表揚,獲得了好新聞,總會忍不住沾沾自喜好多天。彼時年輕氣盛,似乎對年度能否評為先進工作者或者獲評好新聞,有一種不由自主的鐘愛與癡迷。
  
  如今,隨著歲月的推移,當收獲了無數的榮譽之后,卻越來越看淡這種虛化的東西。
  
  當然,我沒有看破紅塵的意思。對于新聞事業,我是骨子里充滿感情的。我是一個要強的人,任何時候都想爭第一,同時也最喜歡面對新生事物的挑戰,并一直做著不斷的嘗試和努力。
  
  自己喜歡的事情,就用心做好,至于最終是一種什么樣的結果,我越來越不愿深究了。
  
  只問耕耘,不問收獲。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當你風風火火干了一件事情,快樂的是這個過程,而不是最終的結果。
  
  聽朋友講一個笑話,有一個饑腸轆轆的大力士,當他風卷殘云狼吞虎咽地吃下數碗飯菜后終于打起了飽嗝,忽然就感慨起來:早知道最后一口才能止住饑,為何忙了半天,直接吃最后一口不就得了?
  
  而這個胸大無腦的家伙,又怎能體會到饑腸轆轆時風卷殘云大快朵頤的爽心勁兒。
  
  
  
  當你收獲了很多榮譽的時候,當鮮花和掌聲漸漸落幕,你會發現,你最終還是要回到一個人的世界,而這才是你應有的狀態,你大多數時候的本來面目。
  
  所以,我越來越喜歡這種寧靜而歸真的時刻。
  
  尤其是放松自己的心靈,走進寧靜的環境,似乎那風風火火的奮斗場景,就像暗淡了的刀光劍影,遠去了的鼓角錚鳴。
  
  讀《論語》,我明白,一個人在四十歲以前,是風風火火收獲愛情,收獲事業,收獲名利的加法階段;一旦過了四十歲,是應該進入看淡一切得失、一切名利,拋卻一切得失、一切名利羈絆的減法階段。
  
  有一次我與一名年輕的同事交談,說到關于名和利的爭取問題,我推心置腹地給他講了我的奮斗歷程和心路轉化歷程,我的那位年輕同事也最終醍醐灌頂了。
  
  如今,我每天都讓自己的心情保持一種愉悅的狀態,一種陽光的狀態。經歷了如此多的工作歷練,我只覺得任何復雜而艱巨的采訪任務,我都能夠舉重若輕。把它當成一種快樂的事情去做,還有什么比做快樂的事情更快樂的嗎?
  
  當你拋卻了一切名利的羈絆,做什么事情還能夠不快樂呢?
  
  而能夠拋卻名利的羈絆,就在于你的內心能否守得住淡泊,守得住寧靜。
  
  
  
  名利既來,我不拒;名利無來,我亦不求。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一切隨緣,道法自然。
  
  該奮斗時不要選擇安逸,該安逸時不要再想世間的功名利祿。工作起來就要瘋干,玩耍起來也要瘋個夠。
  
  每次去魏溝創作基地,心兒都會不由自主地漸漸平靜下來。獨自一個人靜靜走過遮天蔽日的古樹下,獨自一個人靜靜走過彎彎曲曲的小巷,獨自一個人走過枯葉滿地的山間小道,獨自一個人坐在擺滿老式家具的窯洞里。什么也不做,什么也不想,獨守寧靜。這種愉悅,這種安逸,唯有喜歡寧靜的人才能品味到。
  
  我想,未來的某個日子,到了該安靜心靈的時候,當一切的奮斗都圓滿落幕,我會開啟一段全新而寧靜的生活。
  
  在某個寧靜的所在,隱居心靈,靜靜地寫一點東西,靜靜地梳理自己的心路。
  
  那定會是一種向往的生活,有輕輕的鍵盤,有可口的粗茶淡飯,有彎彎的月兒,有自由的鳥兒,有淡淡的山溪,足矣。(郭營戰)
  
  



點擊閱讀 更多內容
網絡編輯: 楊德權

相關新聞


豫公網安備 41910302000110號

企鹅大冒险送彩金